杭州成功信息有限公司

杭州成功信息有限公司

电话:13710534981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彪马、阿迪达斯、耐克和HM等服装品牌承诺时装“驱毒”

编辑:杭州成功信息有限公司  时间:2019/06/05
9月20日,跨国时装零售巨头H&M发表声明,承诺在2020年之前淘汰其供应链和产品中的所有有毒有害物质。

这是绿色和平中国办公室污染与防治项目主任张凯乐于看到的结果。

7月13日,国际NGO组织绿色和平发布报告《时尚之毒》,指称包括H&M在内的多个品牌的疑似供应商雅戈尔纺织工业城排放的废水中含有有毒物质壬基酚(NP),这是由有毒物质壬基酚聚氧乙烯醚(NPE)进入水体后分解产生的。

此后,绿色和平开始敦促这些品牌公开承诺放弃使用这种物质。在H&M发表公开承诺之前,已经有彪马、耐克、阿迪达斯等三家体育用品品牌发表了类似的公开承诺。

但是,在9月21日的宁波奉化江边,雅戈尔纺织工业城的污水排放口仍处于排水的状态,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硫化氢的臭鸡蛋味。污水从直径大约80厘米的管道中喷薄而出,涌入奉化江中。奉化江是宁波的三江之一,下游与余姚江和甬江汇合,最后流入大海。

在印染厂里工作了快两年的李师傅说,整个大片工业园区的工业污水全都通过最靠近江边的唯一一家污水处理厂处理。

他所属的工种是印染,是在生产过程中会产生大量污水的部门,他没有注意到工厂在生产过程中有相关的处理措施。而印染厂负责人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

在雅戈尔纺织工业城园区内,随处都可以看到一些知名的国外服装品牌的广告,包括耐克、李宁等,这些都是雅戈尔代工的品牌。

2010年6月和2011年3月,张凯和他的同事两次来到这里,在江边的排水管取样。他们所执行的,是绿色和平纺织业水污染项目的一项行动。

雅戈尔采用独立排污管,废水不会与其他工厂的废水混合,因此他们可以确定,所取水样中所含的物质来自于雅戈尔。

雅戈尔纺织工业城是中国最大的高端服装和纺织品生产基地之一,由雅戈尔集团在2003年投资10亿元建立,除了生产雅戈尔自有品牌的服装之外,根据绿色和平的调查,雅戈尔还与阿迪达斯、Calvin Klein、匡威、H&M、耐克、彪马等服装品牌存在供应关系。

他们两次采集的样本分别被送往英国埃克塞特大学的绿色和平研究实验室和荷兰Omegam独立环境分析实验室检测,有毒物质NP就此被发现。他们还对位于广东中山的中山国泰染整有限公司进行了调查,结果同样表明其独立排污管排放的废水中含有NP。

随后的2011年4月至5月间,绿色和平又在中国、英国、阿根廷等全球18个国家采购了15个服装品牌的78件样品,包括运动服装、休闲服装及鞋类,产地涉及中国、孟加拉国等13个纺织品生产国。经具有资质的第三方实验室检测,包括阿迪达斯、李宁等在内的2/3的样品含有NPE。

8月23日,绿色和平发布了与NPE有关的第二份报告《时尚之毒2:毒隐于衣》,并将服装样品的检测结果公之于众。

但是,在承认与雅戈尔的供应关系的同时,匡威、H&M、耐克和彪马等品牌对绿色和平表示并没有在雅戈尔纺织工业城进行湿法处理的环节,也就是说没有使用NPE。而绿色和平也无法证明哪些品牌在这两家纺织厂进行了使用NPE的印染环节。

但是对样品的检测让绿色和平方面相信,这些衣服印染的环节中确实涉及NPE。

一位印染行业的资深人士说,NPE作为湿法印染中的表面活性剂,于1980年代作为一项先进技术被引入中国,NPE具有良好的分散、润湿、渗透和乳化的作用,而且由于NPE是由9个碳组成的碳链,稳定性极高,良好的性能加上低廉的价格,使得它被广泛运用到各种行业中,包括机械加工、造纸、皮革和工业味精的生产等,过去洗衣粉也是含有NPE的。

中国第一批从事染料研究的专家、中国染料工业协会专家顾问陈荣圻说,NPE属于内分泌干扰物,可致癌,一旦进入到环境中,就会迅速分解成毒性更强的环境激素—NP,NP是公认的环境激素,能模拟雌激素,对生物的性发育产生影响,并且干扰生物的内分泌,对生殖系统具有毒性。

同时,NP具有持久性和生物蓄积性,能通过食物链在生物体内不断蓄积,因此即便排放的浓度很低,也极具危害性。但目前并无研究证明NPE或者NP能够通过皮肤接触被人体吸收。

在欧洲,自旨在对化学品进行预防性管理的REACH法规2005年生效以来,纺织、造纸、清洁和个人护理等大多数行业已经被禁止使用和销售NP或NPE含量高于0.1%的产品。

但是因为NPE成本低廉,而且替代品不够成熟,在发展中国家仍然被广泛使用。

“我们的限制化学品使用是遵守当地标准的。”在给《第一财经周刊》的回复中,阿迪达斯方面称。在这家公司的全球供应商中,来自中国的供应商约占40%。

而彪马则在其声明中表示,在其产品生产过程中,对于使用NPE的允许限定值符合REACH的规定。彪马的供应商有一半来自中国。

中国对NPE的使用没有禁止性规定,这是这些品牌可以在印染过程中使用NPE的原因。

在中国,唯一能看到的关于对NPE的限制是,中国政府于今年1月将NP列入了《严格限制进出口的有毒化学品》的名录中,但是这个名录本身并不会对纺织工业以及其他工业使用NPE产生任何影响。

2008年,中国曾制订出一个NPE的工业生产标准,该标准也一直沿用至今。上述印染行业人士说,“既然国家是有工业生产标准的,就说明NPE在中国的使用是合法的。”

这显然不能说服绿色和平,这家NGO组织认为,这些品牌是在钻发展中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不健全的空子。

现在,因为绿色和平的敦促,一些被指斥存在NPE污染的品牌开始感受到压力。

在报告发布之后,绿色和平开始公开向相关品牌提交建议信,与它们进行谈判。有时它们也会通过在公司大门外或者店铺外现场拉条幅等方式向品牌施加压力。

9月14日,绿色和平的志愿者在中国、法国、德国等12个国家同时发起行动,将“无毒未来”和“为中国江河去毒”的字样贴在H&M的零售店窗口上。

与李宁公司打交道的过程则有些曲折。除了志愿者欲见李宁公司创始人李宁本人而不得的插曲,李宁公司做出的公开承诺也没能达到他们的期望。

8月22日,李宁公司已经在官网上发表声明,承诺“李宁公司将在8至10年间,在李宁公司的全部产品(包括:鞋、服装及运动配件)的整个生产环节过程中(包括各级供应商及原材料提供商),减少和消除影响环境的化学物质,全面实现环境友好型排放。”

而绿色和平方面认为,李宁并没有下定完全淘汰有毒有害物质的决心,并且缺乏相应的措施来保证其“去毒”过程是公开透明的。

“绿色和平要求的‘全面’和‘所有’并不是李宁公司所谓的‘减少和消除’,后者给部分有毒有害物质及部分排放留下可钻的空子,对于环境和健康的威胁仍然存在。”张凯说。

李宁公司在声明中称,自己将部分样品送到了权威机构进行NPE含量检测,结果表明李宁的产品符合欧盟REACH标准。

绿色和平认为这是对于该法规的误读,该标准的附录17中有关NPE的浓度高于0.1%的化学制剂禁止性规定是针对生产过程,而不是成品。

现在,李宁公司仍在和绿色和平就明确承诺和信息公开等问题进行磋商。绿色和平认为,作为行业领军品牌,H&M、李宁等这些品牌的行为在整个行业里面可以起到标杆的作用。

对于彪马、阿迪达斯、耐克和H&M这四家品牌的承诺,张凯觉得满意,认为它们的承诺包括了绿色和平的核心要求:积极的承诺、明确的时间表以及信息公开的态度。

四家品牌均承诺在2020年前淘汰其供应链中所有有毒有害物质,范围涉及旗下所有品牌,同时它们还承诺将信息公开,H&M表示将在2012年之前公开其全部下属供应商使用和排放有毒有害物质的信息。

但是,在目前的声明中,几大品牌均回避了对NPE这种物质毒性的说明以及NPE在各自供应链中的应用情况。

彪马方面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们制作了一份环境安全标准手册,所有在生产中会用到的材料都会在正式进入生产流程前进行测试。

“我们正在进行供应商NPE使用的调查,所有牵涉到湿纺织化学加工的供应商都必须参加这个测试。”彪马方面称。

绿色和平认为,各品牌应当建立明确的公司和供应商策略,达成从有毒有害物质到安全化学品的转变,同时还应制订一份切实可行的并且有明确时间表的行动计划。

而促使整个行业停止使用NPE等有毒有害物质的根本办法,则在于政府有明确的法规出现,对企业行为在法律上进行规定和限制。

根据四家已做出回应的品牌的承诺,它们会在回应后八周内制定和公开改善供应链的行动路线图,现在八周之期渐近,这些品牌能否遵守承诺尚需拭目以待。

而做出这些改变则意味着这些品牌不仅需要花费时间和成本查清并规范供应商的化学品使用,并且还要与纺织行业共同开发替代产品。

而对供应商来说,则可能面临使用替代产品带来的成本增加。

张凯说,目前可作为NPE替代品使用的有脂肪醇聚氧乙烯醚等物质。但是这些替代品的价格和性能尚不足以与NPE相比。

目前,还有一些被绿色和平指摘在其产品中含有NPE的品牌尚未作出回应和承诺,如优衣库、G-Star Raw、Calvin Klein、Kappa等,绿色和平方面表示会继续对它们施压。
首页
电话
邮箱
联系QQ